首页 新闻中心 燃气动态页岩气“十二五”:突破与问题
页岩气“十二五”:突破与问题
燃气安全网 2015-12-16 阅读:364

从2005年借鉴北美经验启动页岩气地质条件评价与勘探开发先导性试验算起,中国的页岩气开发已进行了10年。10年间,“革命”和“阴谋”两种说法交替出现,第二轮招标时资本市场的狂热和中标后勘探工作的缓慢进展也让人印象深刻。眼下“十二五”即将结束,我国页岩气产业走到了哪个阶段?下一步又将行至何处?

狂热和冷落

记者亲眼见证了2012年10月25日的第二轮页岩气招标盛况,总面积2万平方公里的20个区块共吸引了来自油气、电力、煤炭、投资、房地产甚至纺织等行业的83家企业。现场人头攒动,走廊里操不同方言的人对着电话焦急询问:“到底能不能拿下?多少钱合适?”

彼时正值美国页岩气革命席卷全球,低气价不但带来制造业的大发展,还让美国这个当时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逐步提高了能源自给率,改变了世界的能源甚至政治格局。2012年3月,中国首次页岩气资源潜力调查评价表明,全国陆域页岩气地质资源潜力为134.42万亿立方米,可采资源潜力为25万亿立方米。在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和进口天然气价格上扬的背景下,页岩气也为中国调整能源结构带来希望。

自页岩气概念出现以来,伴随着各路真真假假的消息,相关概念股多次大涨。但期待中的“革命”并没有如期出现,地质、地表条件复杂、存在技术瓶颈等因素给中国页岩气泼了一大盆冷水。第二轮招标结束后,虽然企业投入力量各不相同,但取得的成果很少。2014年中国页岩气产量13亿立方米,主要来自中石化涪陵区块和中石油长宁-威远区块,离《页岩气开发“十二五”规划》中2015年国内页岩气产量要达到65亿立方米的目标相去甚远。

此后,追逐热点的资本市场和媒体基本都对页岩气持观望态度。去年6月还出现了质疑国内首个商业化的涪陵页岩气田到底是天然气还是页岩气的争论。

闷头赶路

被追捧时不一定出成绩,受冷遇反而能沉下来踏踏实实干活。靠着国有大型石油企业在资本、技术、人才等方面的优势,2014年以来,以涪陵页岩气田成功实现商业开发为起点,我国页岩气持续取得突破:

2014年3月,中石化宣布涪陵页岩气田提前进入商业化开发阶段,成为我国第一个,也是世界上除北美地区以外第一个实现商业化开发的页岩气田。

2015年2月,位于鄂尔多斯市境内的内蒙古第一口页岩气勘探井“鄂页1井”完钻后经压裂等技术措施,成功喷出了页岩气工业气流,每天最大气流产能5万立方米,对中国北方地区的页岩气勘探与资源评价具有重大参考和科研价值。

2015年4月28日,BP集团发布的报告预计,到2035年,中国页岩气产量将占全球页岩气增量的13%,届时,中国和美国将提供全球85%的页岩气产量。

2015年10月19日,我国第一次陆相页岩气井二氧化碳干法压裂在延长油田云页4井成功实施,开创了国内陆相页岩气无水压裂的先河,对于陕北半干旱缺水地区实现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的双赢具有重要意义。

2015年9月24日至25日,国土资源部油气储量评审办公室经评审认定,涪陵页岩气田焦石坝区块新增探明储量2738.48亿立方米,涪陵页岩气田探明储量增加到3805.98亿立方米,含气面积扩大到383.54平方千米,成为全球除北美之外最大的页岩气田。涪陵页岩气田不仅完善了海相页岩气“二元富集”理论认识,优化了优质页岩气关键参数选取原则,而且从钻井、测试到采输,一系列关键装备均已陆续实现国产化,为页岩气低成本和规模化开发创造了新动力。

2015年9月30日,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发布的新研究成果表明:页岩气开采成本的减少和中国政府持续资助国内页岩气生产,使得页岩气开采量迅速增加。到2015年年中,四川盆地页岩地层的水平井钻井成本降到每口井1130万美元到1290万美元之间。这个范围与2013年中石化报道的成本水平相比减少了23%。

截至今年10月,全国页岩气开发井约200余口,已产气24亿方,探明页岩气地质储量约5300亿方,预计2015年全国页岩气产量有望达到45亿立方米,其中中石化将在礁石坝实现页岩气产量30亿立方米左右。

三道难题待解

一系列成绩的背后是久存待解的问题。目前来看,我国页岩气产业难以高速发展的最大限制是盈利能力不足。技术储备固然重要,但缺乏经济性难以支撑一个行业长远发展。虽然钻井成本从最开始的每口1亿人民币降到了现在700万左右,但仍是一笔不小的数字。而国际油价持续低迷导致天然气价格走低,国内缺乏合理的天然气价格形成机制都是页岩气开发经济性的重要障碍。

其次是环保和水资源压力。开采页岩气需要大量淡水资源,但页岩气富集的四川盆地存在区域性缺水和季节性缺水等问题。另外,页岩气开采产生的废水包含碳氢化合物、重金属、盐分及放射性物质等100多种化学物质。灌注工艺不满足要求或者灌注层选择不当,都将造成地下水污染。若想实现大范围开发,对环境的影响和保护是页岩气行业必须重视的问题。

再次,页岩气技术和经验积累还不够。目前只有部分地区实现商业生产,需要探索不同地质条件下的适应性勘探开采技术,尤其是在复杂地形地质条件下的适用技术。国土资源部油气资源战略研究中心副总工程师乔德武告诉记者,目前我国页岩气勘探开发虽然取得了很大进展,但还处在探索进程中,对页岩气的概念准确理解和运用尚有差距,工作中还存在一些误区,“页岩气不是靠气体运移、充注圈闭成藏,它是在泥页岩(烃源岩)中生成,并储存在泥页岩层系中。因此背斜、高点、正构造等仅是页岩气聚集的加分因素,有体量的热成熟度适宜的富有机质泥页岩地层才是根本因素。即使不在背斜构造上部,没有正构造和高点,水平地层甚至向斜地层也会有可观的页岩气。我国迄今为止页岩气主体勘探开发集中在南方海相地层的下志留系和下寒武系,也要关注其它层系。今后应积极探索我国大面积分布的海陆交互相和陆相地层的页岩油气,尤其是在松辽盆地勘查泥页岩油”。

事实上,对方兴未艾的页岩气产业而言,“革命”仍是个遥远的词汇,是不是“阴谋”也不重要,毕竟美国页岩气的成功客观存在,我们也确实有清洁能源的现实需求。重要的是企业要认真评估风险,脚踏实地地积累技术和经验;政府制定好规则、做好监管,其他的交给市场竞争;为了改善环境,公众或许也应做好以更高成本使用清洁能源的准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