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燃气动态加快油气产业低碳转型步伐
加快油气产业低碳转型步伐
燃气安全网 2015-10-28 阅读:366

近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表示,今年将发布油气改革计划,年底还将公布混合所有制改革计划,在石油、天然气、电力等领域向非国有资本推出符合产业政策、有利于转型升级的项目。

纵观我国油气生产和消费变迁,笔者认为,未来油气产业需以可持续发展思路加快低碳转型步伐。

石油消费快速增长

非常规为有益补充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石油消费增长大体经历三个阶段:1978年至1990年的缓慢增长期,1991年至2002年的较快增长期,以及2003年至今的快速增长期。分行业消费也发生较大变化,工业部门消费比重大幅下降,交通部门消费比重大幅上升。2012年,工业和交通运输行业占全国石油消费总量的比例分别为37.09%和37.44%;而1990年工业消费占比为63.75%,交通消费仅为14.65%。未来汽车保有量仍将保持较快增长,中国石油需求仍有较大的增长空间。

我国石油生产发展也可大致分为三个阶段:上世纪60年代中期至70年代末,快速增长;上世纪80年代,稳定增长到14亿吨;上世纪90年代至今,平缓增长。尽管陆上东部老油田逐渐进入产量递减阶段,但西部和海洋石油勘探开发进程加快,保证全国石油产量总体稳中有升。综合而言,我国石油产量已进入高峰期,产量大幅提高的难度较大,适当控制高峰产量、保持较长稳产期更有利。未来非常规资源将成为我国石油供应有益而重要的补充。

“气化中国”步伐加快

未来油气“二分天下”

近年来,我国输气管道等基础设施不断完善,天然气消费迅速增加,目前我国六大气区天然气已实现全面外输,天然气消费已覆盖31个省区市。据国家统计局统计,2013年,我国城市天然气用气人口达到2.4亿,城镇气化率达到37%。从分行业消费结构变化来看,我国城市燃气保持快速发展,交通用气快速发展,主要得益于天然气汽车具有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环境效益。同时,LNG动力船舶产业也具有较大的发展潜力。

我国天然气生产格局十分不均衡,陕西、新疆、四川作为中国天然气的主产区,2012年产量占全国产量的3/4以上。鄂尔多斯盆地、四川盆地、塔里木盆地和南海海域是我国四大天然气产区,合计探明剩余技术可采储量和产量分别约占全国的78%、73%,是今后增储上产的重要地区。

目前,我国天然气储量和产量正处于快速增长期,考虑到煤层气、页岩气等非常规资源的贡献,预计2030年前后天然气年产量达到3000亿立方米。随着天然气管网建设加快、价格关系逐步理顺,以及天然气产业链条逐步完善,据国土资源部预计,到2025年全国天然气产量将与石油形成“二分天下”的格局。

技术创新厚积薄发

财税改革刻不容缓

21世纪以来,我国石油消费的较快增长导致碳排放问题十分突出,加剧了环境污染及能源安全问题。当前,我国油气行业市场化程度较低,技术与政策体系薄弱导致我国非常规油气开发不足,尚未形成规模产能。基于促进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以及能源安全、气候变化与环境保护等考量,未来我国油气产业需以可持续发展思路加快低碳转型步伐。

首先,应大力推动能源结构调整与“去煤化”进程,大幅提高天然气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21世纪上半叶是我国天然气大发展的时期。继续大力发展城市燃气及天然气热电联产,适度发展天然气化工。在建筑领域,采用天然气冷热电联供能源系统进行集约化高效联供,并在发电行业鼓励和引导天然气的运用。

合理控制石油消费增速,积极稳妥开展石油替代。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石油仍将是主要交通运输燃料,实际替代情况主要取决于各种能源间的比价关系及国家政策导向。应继续实施“气化交通”发展战略,规模发展天然气替代,提升车辆能源效率。将中、重型卡车改造为高效、廉价、低排放的液化天然气车,积极研发替代能源车辆,大力推广天然气车辆、船舶。

其次,继续推动油气行业技术创新。目前,我国油气行业整体技术水平显著落后于发达国家,在物探、钻井、测井技术、深水、非常规等低成本开发方面均与世界领先水平存在较大差距,创新能力不能满足发展需要。为此,要积极推动油气重点领域科技创新,推动非常规油气开发利用技术创新。同时,积极研发石油替代技术,推动天然气替代、电动力替代、生物质替代、煤基替代等相关技术的发展;大力推动二氧化碳驱油技术研发应用。

再次,积极推进天然气价格体制改革。加快存量气、增量气并轨,建立分季节、分时段的峰谷价格机制,理顺进口气与国产气、工业和居民用气的关系。通过减免天然气相关税费、提高煤炭使用的环境成本,引导推进天然气更大规模利用。探索采取直供、季节性和可中断气价等差别性价格政策,推进气电及工业“煤改气”。

最后,运用财税政策支持非常规油气开发利用。国家应加大对深层、海上和非常规油气勘探、开发与利用的支持力度,尽快制定页岩油气等非常规资源开发利用产业政策及配套法律法规,通过差别化财税政策加强政策激励。加大非常规油气资源理论研究和科技投入力度,统筹组织研究适合我国资源状况的配套勘探开发技术,完善鼓励技术创新和科技成果产业化的配套措施。

此外,需采取多种措施提高我国油气安全水平。继续加强国内油气勘探,努力寻找更多优质储量,保持国内油气供应的基础地位。在此基础上,推动建立互利共赢的大国关系,推进能源领域的双边与多边合作,充分利用国际油气资源。作为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我国还应加快完善我国石油储备体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