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燃气论文 经营管理论文国内天然气生产销售情况调查
国内天然气生产销售情况调查
燃气安全网 2015-07-03 阅读:1236

我国天然气消费水平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例只有3.8%,远低于24.1%的世界平均水平。处在“气化”初级阶段的中国,会否陷入“气紧”的轮回怪圈?

“价格问题若不理顺,天然气供不应求的局面恐怕短期内难以终结。”国内天然气市场专家曾兴球认为,天然气价格改革不是涨价问题,也不是标准问题,而是价格形成机制问题;应当研究与原油价格挂钩的机制,适当改善市场使用价值;借鉴国外经验,建立峰谷价格调剂机制,使天然气价格体系趋向合理;利用价格机制引导市场开发,开创我国天然气产业发展的新局面。

曾兴球的观点得到不少业内人士认同。长期关注国内天然气产业发展的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刘毅军认为,就天然气价格而言,现在讨论的核心,不是改革不改革,而是怎么改。

以市场为导向的天然气价格改革新方案,对缓解目前及今后天然气供不应求矛盾的作用,得到大多数业内人士的肯定和支持。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能源经济和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小丽认为,天然气价格改革对于需求侧和供应侧的双向影响,必将使供需矛盾得到缓和,也有利于促使天然气产业链向着更为合理的方向发展。

“峰值气价”概念备受业内关注。“峰值气价政策不落实,加强调峰能力建设将缺乏原动力。”刘小丽认为,峰值气价关系到参与调峰能力建设各方的积极性,也是我国天然气调峰能力建设的关键所在。她介绍,国外大多通过“峰值气价”来补贴和维持储气库的正常运营,同时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本参与调峰。

“国家应像建设石油储备一样,尽快启动大型天然气战略储备规划建设。”中国石油股份公司天然气与生产分公司副总经理侯创业认为,天然气既是重要的国家战略能源,也是关系到千家万户的重要民生资源,国家层面的整体规划是战略之需,也是民生之策。

中国石油股份公司副总会计师王春鹏说,中国石油正启动新一轮储气库建设,计划投入巨资新建240亿立方米储气能力,相当于现在调峰能力的10倍。一旦建成,将极大提升调峰能力。同时,还将加大上游产能投入,开发更多的气田,进一步提高产能调峰能力。

“仅凭一两家企业的力量,恐怕难以达成。”曾兴球建议,国家应从政策层面予以大力支持和鼓励,相关地方政府和下游用户也应通过多种渠道积极参与到天然气调峰能力建设中来。

西气东输管道公司市场部副经理孙振祥认为:“加强下游市场的需求侧管理,正确引导市场消费,形成合理的用气结构,是当务之急。”一些业内人士建议我国学习发达国家经验,大力发展可中断、可转换、可调节的天然气用户;还有一些人士提出“用户资源分类”概念,建议参照国外的成功经验,将天然气下游用户分为优先开发、允许开发、限制开发和禁止开发四种基本类型,便于对下游用户加强规范化管理,防止需求侧导致的用气紧张局面。

预测显示,2020年,国内天然气消费量可达2500亿立方米。届时,我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将高达40%以上。因此,多渠道开源,尤其是扩大进口,也被认为是解决我国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天然气资源不足问题、避免天然气紧张局面重复出现的关键。“我们要充分发挥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的作用,像找油一样,分享全球天然气资源。”曾兴球认为,这是一条必由之路,也是现实之途。目前,我国除通过西气东输二线引进中亚天然气外,还将通过建设中俄管道、中缅管道进口天然气。同时,在大连、唐山、江苏、深圳等天然气消费热点地区,建设大型LNG接收站或储备基地,充分利用海上天然气进口通道,弥补国内供给不足。

同时,煤层气、页岩气等非常规天然气资源开发日渐火热。“在这一全新领域,我国的资源量相当可观,初步测算显示,非常规天然气资源量至少有150万亿立方米。而且从世界范围看,已经有美国等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美国去年天然气产量6200亿立方米,其中非常规天然气占到30%。可见,这一领域前景非常广阔。”中国石油煤层气研究专家赵庆波介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