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安全文化 安全曲艺生命之轻,安全之重
生命之轻,安全之重
燃气安全网 2014-09-01 阅读:1174

伟大的作家昆德拉曾写过一本著名的小说,叫《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生命究竟有多轻?我们知道火山对庞贝古城文明的一夜毁灭,亲眼目睹了汶川、玉树、雅安,一次次地震对生命的顷刻摧残,也一遍遍经历洪水的无情的吞噬,生命之轻在自然面前,暴露的如此明显。我们也见惯了煤矿频频发生的灾难,经历过高铁与巴士的一幕幕惊险,也对无情的大火和罪恶的狂徒愤愤不安,生命之轻在人为面前,也如此微弱不堪。

安全,这个在无数场合里无数次提起的概念,总让我们带着敬畏的心来与之周旋。我想,我们经历过太多的悲痛,太多的狂呼和呐喊,太多的泪水,太多的崩溃,太多的一失足成千古恨,太多的懊悔与遗憾。每一个安全故事背后,都深藏着血的教训和难以磨灭的伤痛,当生命之轻遇上了安全问题,谁也无法将它们隔开对待,因为,生活,是一棵长满了可能的树。

我们工作的这个领域,所处的实际环境,别人也许不甚了解,但我们自己深深知道。每天我们清早起床,带着前一天还意犹未尽的疲倦,和家人告别,摸摸孩子温暖的手掌,环视这个熟悉而温馨的家,然后,出门。在工作的时间里,面对着巍峨的山地,茂密的山林,陡峭的悬崖,高耸的巨石,或是面对翻腾的河流,高压的电杆,成堆的炸药,重型的机器。在暗无天日的地下施工,在深邃莫测的山洞里摸索,或是在烈日的暴晒下与水相斗,在耸立的高压杆上与电相纠缠……任何一个细小的失误,任何一个微妙的马虎,都可能让我们与命运失之交臂。然后带给自己无尽的悔恨,带给家人无穷的悲痛。

古语说:“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百寻之屋,毁于烟焚。”任何一个人都没有理由为自己在安全上的失误寻找借口,因为很有可能,它让这个失误再也找不到可以附着的主体了。我相信所有的安全事故都有它发生的起因,而这种起因更多的是人为的原因,纵观全球每年发生的所有安全大事,没有一件不是因人而起的。换句话说,我们的生命,其实掌握在我们每一个人自己手中。

想起保尔.柯察金的一句话:“生命对每个人只有一次”,是的,我们无数次的接受安全教育,无数次的重复安全誓言,无数次的敲鸣警钟,却又无数次的在生命受到伤残甚至毁灭时,不断的哀叹惋惜。人的生命是直线前进的,不可循环,也不可倒退。爱是人们前进的动力,生命因爱而精彩。我们每天出门,上班,兢兢业业在工作岗位上平凡劳作,我们的父母,他们还迈着年老的步伐,在家中为我们祈祷平安;我们的爱人,她们总是准时的做好热气腾腾的饭菜,等待我们下班归来;我们的孩子,他们在学校里安安静静的学习,回家认认真真的写作业,然后等着在我们进门时,拿出他们工工整整的字迹,希望得到我们的奖励。也许,就从这一刻起,安全和我们,和家人,和朋友全部绑接在了一起,在这根脆弱的藤丝上,牵挂着多少人的期盼和嘱托,谁能忍心将它拉断?

我有一个在外地工作的朋友,他是做桥梁工程的,几年前,因为他的操作失误,导致一场塌方事故,他因此而致残。那时,他已经有个两个月大的女儿,他的妻子悲痛欲绝,父母也因此难过成疾。直到现在,他的饮食起居还是要靠妻子和年老的父母, 女儿渐渐长大了,他却不能抱她一下。一个曾经幸福的家庭,就这样变成了一辈子的遗憾。我每每想起他的时候,自己也会忍不住唏嘘一场。

我讲这个故事,并不是想让大家害怕,也不为勾起大家对他的同情。我只是想说,这个世界,因为有爱,才变得如此丰富,因为我们有家人,因为我们有朋友,所以我们更应该珍惜自己,让安全二字时时刻刻萦绕在我们心头。

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末页
分享到: